社交孤立是一种不断升级的流行病,人们日益认为它会对身体、精神和情感造成可怕的影响。

孤独这种流行病吞噬着我们的生命DHRUV KHULLAR2016年12月23日社交孤立是一种不断升级的流行病,人们日益认为它会对身体、精神和情感造成可怕的影响。社交孤立是一种不断升级的流行病,人们日益认为它会对身体、精神和情感造成可怕的影响。 Damon Winter/The New York Times我和我的病人当时都知道他将不久于人世。不是那种会拖上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濒死状态。他可能会在当天死去。也可能是明天。如果不是明天,那就是后天。我应该电话通知某个人,某个他想见到的人吗?这样一个人不存在,他告诉我。没有直系亲属。也没有亲密的朋友。他或许在南部有一个侄女,但他们好多年都没交谈过了。在我看来,唯有他的孤独所带来的伤感,能压过他的死亡所带来的伤感。每一天,我都会在生命的起点和终点看到这类情况的种种版本:一个年轻的男人在竭力对抗毒瘾之际遭到友人的抛弃;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靠茶和烤面包片度日,再也不能清理她那杂乱的公寓。在这些时刻,唯一一件比承受严重病痛更糟糕的事情,似乎就是独自承受严重的病痛。社交孤立是一种不断升级的流行病——人们日益认为它会对身体、精神和情感造成可怕的影响。自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说自己感到孤独的美国成人的比例已经从20%上升到40%,整整多了一倍。65岁以上的美国老人约有三分之一独自居住,85岁以上者则有一半是如此。健康状况差的人——尤其是有焦虑、抑郁等情绪病的人——更有可能感到孤独。想要谈论重要的个人事务时,没接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最不可能找到倾吐对象。一系列新研究表明,社会隔离对我们有害无益。社会交往较少的人睡眠模式会紊乱,免疫系统会发生变化,更容易出现炎症反应,体内压力荷尔蒙的水平也更高。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孤独会让罹患心脏病和发生中风的风险分别增加29%和32%。对来自70项研究和340万人的数据进行了汇总的一项分析发现,处于社交孤立状态的个人在接下来的7年内死亡的风险比普通人高30%,这种效应在中年人身上最为突出。孤独可能会让老年人认知能力下降的速度有所加快,孤立的人过早死亡的风险比交际广泛者多出一倍。这些影响的种子可以在很早的时候种下:即使调整了其他因素,处于社交孤立状态的孩子在20年后的健康状况也非常差。所有这些都表明,与肥胖、吸烟一样,孤独是导致早亡的重要风险因素。关于社交孤立的事实证据颇为清晰。但人们对于该如何应对社交孤立还不甚了然。孤独是一个尤为棘手的问题,因为承认并宣示我们的孤独会让我们深深地感到羞耻。承认我们是孤独的,就好像是承认我们在生活的某些最基本的方面遭遇了失败:归属感,爱,依恋。它会触及我们想要保全脸面的本能,从而让求助变得更加困难。在假期照顾住院治疗的患者时,我对这一点看得尤为清楚。有些患者待在一个亲友也没有的房间里打着点滴——壁挂式电视上放映的欢快的圣诞电影,尤为突显了他们的孤独。此外,不论住院与否,很多人都表示,他们在假期会感到更孤独、更沮丧、更不满。新研究显示,孤独不一定是社交技巧糟糕、社会支持缺失的结果,但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由对社交提示不同寻常的敏感引发。孤独的人更有可能对模糊的社交提示做出负面解读,并进入一种自我保护的思维模式——从而让问题变得更糟。这样,孤独就具有了传染性:当一个人变得孤独的时候,会退出自己的社交圈,导致其他人也如此行事。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心理学教授约翰·卡奇奥波(John Cacioppo)博士对各种应对孤独的方法进行了测试。他经研究发现,最有效的干预以应对“非适应性社会认知”为重点——意即帮助人们重新审视他们与人互动和感知社交线索的方式。他正与美国军方合作,研究社会认知培训如何能够有助于减少士兵在服役期间和退役后的孤立感。老年人的孤独有着不同的根源——常常是由家庭成员从家里搬走或者亲密的朋友过世引起。专家称,理想状态下,邻居和社区会密切关注这样的老年人,并采取措施减少他们的社交孤立感。通过提供公交车票折扣或者特殊交通服务,确保他们有便捷的出行方式,可以帮助他们维系社会交往。应该鼓励信教的老年人继续定期参加宗教仪式。有能力照顾小动物的人或许会享受宠物的陪伴。住在离父母或者祖父母辈很远的地方的人,可以拜托邻居定期查看其状况。但更加有组织的项目也在涌现。例如,帕洛·奥尔图医疗基金会(Palo Alto Medical Foundation)的保罗·唐(Paul Tang)博士受人人都能有所贡献这一理念启发,创建了一个跨越代际的服务交换项目,名为linkAges。项目成员可以把自己想要求得帮助的事项发到网上:学吉他,找猜字游戏玩伴,搭车去看医生。然后其他人可以志愿贡献自己的时间和技能来满足这些需求,再把相应的小时数“存进银行”,等到他们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便可以提现。“在美国,几乎连敲响邻居的房门都需要一个好理由,”唐告诉我。“我们想打破这些藩篱。”该项目目前在加利福尼亚州有数百名成员,最近收到了来自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基金会(Robert Wood Johnson Foundation)的一笔资助,打算向美国其他地区拓展。“我们这些医学界的人必须自问:我们是在控制血压,还是在提升人们的健康状况和幸福感?”唐说。“我认为只有做到后者才能做到前者。”一系列研究日益表明,我们内心最深处的直觉是正确的:人与人的交往在人类的幸福感中居于核心位置。当关系变淡的时候,要靠我们所有人去维系;当关系尚未建立的时候,要靠我们所有人去建立。

作者 sh1